【安永洞察】矿业新周期系列——智利矿业投资指南

发布日期:2023-09-20 15:55:38来源:安永作者:
智利以其优秀的资源禀赋及良好的营商环境吸引了全球各国矿产资源玩家。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外国企业进入智利寻求矿业投资机会。


引言

今年是共建“一带一路”倡议提出10周年。在这10年间,“一带一路”倡议累计参与度突破1万亿美元大关。中国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直接投资金额大体呈上升态势,2013年至2021年年复合增长率为8.4%。


信息来源:国家统计局

自2013年至2023年6月,按照行业类别统计的中国企业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累计投资额,矿业投资位列第三位。


信息来源:China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BRI) Investment Report 2023 H1

矿业投资是近年来中国在海外投资中的一个关键增长领域。与2022年上半年相比,今年上半年矿业投资增长了131%1。投资的矿产种类多与绿色转型(例如锂)和电动汽车电池相关。

目前中国已经拥有全球矿产资源的重要份额(例如,持有全球石墨资源的80%以上),同时在矿产资源加工方面拥有更大的控制权(例如,在锂、镍、钴和石墨方面,中国拥有全球50%以上的产能)。

智利以其优秀的资源禀赋及良好的营商环境吸引了全球各国矿产资源玩家。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外国企业进入智利寻求矿业投资机会。

智利国家简介

政治环境

智利政治环境整体较为稳定,市场自由程度高,法律法规透明,营商环境良好。广泛的自由贸易协定框架提高了智利经济结构的外向程度,在外资准入方面,智利是全球最自由的经济体之一。

矿产资源丰富

智利是矿产资源非常丰富的国家。智利已探明铜储量1.9亿吨以上,铜储量、产量和出口量均为世界第一。此外,智利还是世界第二大碳酸锂生产国,也是唯一的天然硝石生产国、世界上主要的钼生产国。

国际关系

智利是世界贸易组织(WTO)、亚太经合组织(APEC)、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美洲国家组织(Organization of American States)、太平洋联盟(Pacific Alliance)、数字经济伙伴关系协定(DEPA)和拉丁美洲一体化协会(Asociacion Latinoamericana De Integracion)等国际组织和区域组织的成员。

智利与中国长期保持良好的贸易关系。自2012年至今,中国一直是智利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出口市场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并一直保持上述地位,智利则是中国在拉美第三大贸易伙伴。在拉美国家中,智利尤为拥护“一带一路”建设,并积极参与其中,与中国合作意愿强烈。

宏观经济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近几十年来,智利一直是拉丁美洲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2003年至2022年的20年间,智利的GDP年复合增长率达到7.1%,2022年GDP总值为3,010亿美元,位于南美洲第四名2。

智利是南美洲信用风险最低、主权信用评级最好的国家。尽管全球形势对各经济体都构成了不确定的局面,但智利依旧表现出良好的信用情况。


信息来源:Moody’s、S&P、Fitch

作为智利的支柱产业之一,过去十年矿业在智利GDP构成中平均占比超过10%,同时矿业也为智利全国提供了10%的就业机会。2022年,矿业年产值达到了智利全年GDP的15.6%,位列第三名。


信息来源:Trading Economics

智利矿业概览

智利是一个极具吸引力的矿业投资目标国家。在过去十年中,矿业投资平均占该国投资的16%,是外国直接投资存量最大的行业。2022年,外国直接投资占智利矿业投资的50.3%。

2020年以来,智利勘探预算逐年上升,2022年占世界勘探预算比例为5.48%。英国、加拿大及智利本土企业的预算占据前三名。


信息来源:Cochilco根据S&P Global 2022数据统计


信息来源:Cochilco根据S&P Global 2022数据统计

储量和产品

智利不仅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铜储量(1.9亿吨,占全球23%)和锂储量(930万吨,占全球36%),还拥有大量其他矿产储量。

智利的主要矿床位于北部,其大部分铜、金、银和铁矿都位于北部。锂储量集中在北部Antofagasta和Atacama地区,分别存在于盐滩和干旱区的卤水矿床和钙质矿物中。


信息来源:Mining Council从US Geological Survey, Sernageomin, Cochilco 2021及Participation of gold reserves 2017整理得出

20世纪90年代工业化和城市化导致铜需求急剧增加,推动了智利矿业繁荣。智利的铜产量在过去几十年中稳步增长,虽然其在全球铜市场的份额持续下降,但是智利仍然保持着世界最大铜生产国的地位,在2021年和2022年贡献了全球约26%的铜产量。智利铜业委员会(Cochilco)预期2025年铜产量将超过600万吨。

智利的锂生产始于20世纪80年代,1995年产量超过美国,一度成为最大的锂生产国,直到2010年被澳大利亚超过。智利拥有世界上36%的锂储量,是第二大锂生产国,占全球产量的25%。近年来由于电动汽车需要使用大型锂离子电池,锂需求得到了提振,目前锂电池需求占所有锂产量的41%,预计到2030年将增长至73%。根据智利公共政策和研究所数据,预计2023年至2030年,智利的锂产量复合年增长率预计为21%,全球复合增长率为16%。当前智利政府十分重视围绕锂建立相关制度框架,智利政府预计新的锂矿战略将扩大国际贸易关系,同时为该行业吸引更多外国投资。

其他矿产

智利也是钼(世界第二)和银(世界第四)的主要生产国之一,同时智利也有黄金和铁矿石。钼是铜矿开采的副产品。银和金也包含在铜矿石中,但也有单独开采的情况。

智利矿业投资十大风险与机遇

1

ESG

目前ESG已经成为矿业公司面临的最大风险和机遇之一,同时也是公司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ESG对企业运营有着最为直接的影响,主要体现在ESG报告披露的持续推动以增强运营透明度。

水资源管理是当前智利矿业投资的热点话题。尽管矿业用水仅占智利总用水量的4%,但因为这些矿区往往位于干旱地区,妥善处理采矿作业附近的社区关系一直存在挑战。近年来,铜矿开采中的内陆水用水量在持续下降,这一点在硫化矿开采中尤为明显。从2010年到2021年,生产每吨铜的内陆水用水量下降了46%。同时,用于铜矿开采的海水占比从2%增加到33%。目前,73%的用水在采矿过程中被回收利用,预计到2032年,海水将占铜矿新增用水量的68%。目前智利有14个海水淡化厂和海水管道设施为采矿业供水,预计到2027年将有11个新项目投入使用。

2

地缘政治

全球冲突和贸易紧张局势凸显了加强国际间合作的重要性。伴随着俄乌冲突、美中紧张局势和日益高涨的资源民族主义的影响,地缘政治风险被愈加重视。在全球范围内,随着电动汽车的蓬勃发展,智利被视为纯电动汽车所需矿物开采和加工的领导者之一。


信息来源:IEA

3

气候变化

智利的大多数大型矿业公司都制定了2040/2050年的净零排放目标,并在2030年设定了中期目标,实现这些目标需要平衡企业发展与环境之间的关系。

浓缩和浸出厂消耗了智利铜矿开采部门39%的能源,其中91%来自电能,9%来自化石燃料。铜矿开采消耗了智利国内35%的电能(智利55.6%的电能来自可再生能源发电)。此外,露天采矿消耗了智利采矿业39%的能源,其中93%来自化石燃料。是否能够提供充足的可再生能源是有效减少排放的主要掣肘。根据Cochilco的数据,与2020年相比,2030年矿业的电力消耗可能翻倍。

4

社会认可

随着时代的发展,公众对矿业公司有了新的期待,比如在提升原住民的居住环境和保护文化遗产方面做出更多贡献。解决上述问题需要各利益相关方同心协力,做出不仅限于法律要求的承诺和努力,真正致力于解决长期存在的挑战,包括加强原住民的信任。

最终,矿业公司需要围绕长期价值重新构建和赢得社会认可,将公司发展和品牌锚定在这种积极影响之上。

5

生产效率及成本

智利的铜生产成本(5,220美元/吨)比全球平均成本(4,493美元/吨)高出16%。随着铜矿原矿(ROM)品位从2003年的1.1%降至2021年的0.6%,铜人均生产率从49吨/人降至20吨/人,而以美元为单位的平均工资增长了255%,能源成本增长了一倍多。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22年,由于较高的市场需求、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供应中断和比索贬值等问题,智利面临着自2008年以来最高的通胀率水平,生产成本进一步增加。智利央行预计2023年通胀率将下降,2024年将恢复到过去30年平均通胀率3%的水平。

6

供应链

矿产行业可能面临供应链中断的问题。矿业公司正在加紧改造供应链,以更好地抵御当前的波动,并寻找新的机会来提高效率、韧性和透明度。许多矿业公司正在探索更创新、更先进的方法来减轻供应链风险,包括加强与供应商的合作关系。

7

劳动力

在大规模的退休和辞职潮之后,矿业公司正面临其历史上最严重的人才短缺。矿业公司想要寻找具有关键技能的人才,需要思考如何吸引、留住和培养人才。

智利矿业部门近期倡议性别公平和工作生活平衡等举措,以及行业相对较高的薪酬,是吸引人才的有效措施。另外,数字创新和ESG也是吸引人才的重要策略。

8

资本优化

不断变化的市场需求和投资者预期正在改变矿业公司的资本配置策略。矿业公司既要关注投资者财务回报要求,又需要考虑如何投资于未来增长和企业转型。能源转型正在改变市场需求,各公司纷纷剥离煤炭资产,加大对铜和锂等更具有市场前景的资源投资,这也使智利成为一个备受青睐的投资地点。

9

数字化创新

投资数字创新可以带来更好更快的决策。在智利,矿业行业技术服务商作为数字化的领导者,在组织变革方面最为领先,在数字化应用方面仅次于零售及电信行业。远程和集成操作中心的兴起以及自动化设备的采用证明了这一点。

智利当地多家领先的矿业企业已经采用了AHS(自动运输系统)卡车用于露天矿场和地下设备,使智利在数字化技术的使用方面处于突出地位,车辆电气化计划可能会在智利地区加速AHS的使用。

10

新的商业模式

可持续性的重要性日益增长,该背景下矿业公司需要重新思考其商业模式。我们看到部分矿业公司已经开始寻找新的价值增长点,然后通过设计创新的商业模式来实现。无论矿业公司决定重塑商业模式以达到优化公司架构、实现业务增长和转型的目的,还是考虑实施全面的战略组合,率先行动起来的公司将能够更好地抵御市场环境变化带来的负面影响,同时应对不断变化的商业关系,最终获得竞争优势。

安永在矿业领域的资源及服务

采矿和金属(M&M)行业正在恢复增长,但公司面临着竞争和运营格局的转变。提高股东回报将需要推动大胆的战略,以加快生产力,提高利润率,更好地分配资本,实现长期增长。数字创新将是一个关键工具,但该行业必须克服技术实施不佳的问题。如果采矿和金属行业公司想在新能源世界中生存和继续壮大,他们必须拥抱数字化,以优化从市场到矿山的生产力。

我们采用全价值链方法,帮助您抓住数字化的潜力,快速提高生产力,平衡投资组合,并为新能源的未来制定清晰的路线图。

安永在全球采矿和金属行业拥有超过1,800位客户,并组成了由超过9,500名专注于该行业的专业人士的全球网络,以预测行业趋势并判断影响,帮助我们的客户创造竞争优势。

同时,安永在智利已深耕80余年,并在4个城市设有办公场所,在当地拥有超过2,000位客户。

结语

随着智利及海外资本不断加注当地矿产资源,越来越多的全球矿业领先企业已经完成在智利的产业布局,在“一带一路”的背景下,预期未来将会有更多的中资企业参与到智利矿业投资。

对中资企业而言,智利是相对理想的矿业投资国家:

1. 智利是拉美地区社会经济相对稳定的国家之一,提供了良好的投资环境;

2. 智利具有出众的产业资源禀赋,铜、锂、钼、银等储量均位居世界前列;

3. 矿产资源开发和利用是智利最重要的支柱产业之一,具有成熟的市场环境和相关法律体系;

4. 智利与中国政治及经济合作紧密,且有多项优惠政策出台。

同时,在绿色转型和数字化的趋势下,中资企业需要思考如何把握智利矿业投资机会。战略层面:制定可落地的市场进入策略,提升自身未来在当地并购投资的竞争力;项目层面:对具体项目的经济性进行专业论证,降低可控项目风险;交易层面:针对性地优化拟参与交易的投资及谈判策略,实现投资人利益最大化。

微信扫描安永智库小程序码

阅读完整英文报告


注:

1.信息来源:China’s overseas investment in metals and mining set to hit record,英国《金融时报》,上海复旦大学绿色金融与发展中心

2.信息来源:世界银行worldbank.org

3.圭亚那为前沿市场国家。前沿市场国家通常市场规模小、流动性弱、开放程度低,多数没有信用评级。

欢迎联系我们。

本文是为提供一般信息的用途所撰写,并非旨在成为可依赖的会计、税务、法律或其他专业意见。请向您的顾问获取具体意见。

如欲转载本文,务必原文转载,不得修改,且标注转载来源为:安永中国海外投资业务部官方微信公众号。如需修改内容,需要获得安永的书面确认。

免责声明:文章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010-67800234)删除。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分享到